王不留☆

❤6726。

戒断治疗第一天。

归去来

【一】
山有山灵,水有水鬼。

且不说那些个能不能动的物件,天地间但凡能喘气的,都修个仙问个道。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第一个师父说,这是潮流。

“少诓我,萝卜白菜命如此苦,怎么就不追求个潮流?”

师父手起刀落麻溜的切了个萝卜丝儿,“不诓你,它也发愿来着,只不过没修的能讲话就被剁了。”

心疼了一会萝卜,觉得还是心疼自个来的实在。

我本是山中老虎,自幼无父无母,想来长大也该是个吊睛生猛的汉子,不成想让一个不得道的狐狸精给捡着了。

打我记事,就跟着这老狐狸。

让我认她做师父,罢了。

让我天天伺候她帮她侍弄菜地,也罢了。

可这天天让我吃萝卜白菜,吃的我都怀疑人生了,我究竟还能不能算一只老虎了?她说,不杀生的才是修仙,害人性命的最后都成了妖。

“我没这个追求,你让我吃。”

“不行,为师看你吃馋的慌。”

我心里苦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师父说她四百八十岁,但是我觉得不止,每天幻出一张娇滴滴脸来让我看她美不美。

恕我直言,在我眼里你还不如地里萝卜看着耐人,然而我并不敢直言。

我说她,“你又不图吸人精气,天天费力幻化人形做什么?”

“图个老娘自己看着舒坦!”

要么说女妖精的心思你别猜。

我在也不敢问了,我怕我还不会化人形呢就被师父做成坐垫。

“师父,我成精了以后算不算妖怪啊?”

“你那也叫成精?会说个话算个屁成精,先成人吧你。”

搞得一直怀疑人生,我也不能确定自己是什么,没修成仙亦未求得道,闲来翻翻人间的书籍,那些个人管我们这个物种叫做妖。

师父就不这么觉得,她说“只要不害别人性命就算不得妖。”

噫,合着不吃肉就给自己一个心里安慰呢,这老妖精。

一复一日的。

好容易我能幻化个娃娃出来了,这狐狸精出去就没再回来。

除去了老狐狸,还要我伺候的仅剩这一院子萝卜白菜。

第一天,我想这老狐狸精兴许是看上谁家少年郎了。

过了一旬,这老狐狸精还是没回来,不是被什么得道的人收了做徒弟了吧?

过了几个月,还是没回来,不是被哪个道行深的人看出原形拔了皮死在外面回不来了吧?

也没准终于脸红心跳一把找了个人家嫁了呢?

思前想后觉得不可能,她这一天换一张脸的,不得把人家吓死啊。

也保不齐是吃了金丹成了仙啊?

以后不用伺候这狐大仙了,日子可松坦。

以后再没人叨叨我修行了,日子可松坦。

就是以后再没人不让我吃肉了。



十里菡萏绽满塘, 扁舟一叶往回廊。
船头撑篙不得顾, 君所立处既吾乡。

雨打吟耳汤:

夏天来了  ^ ^

(画个温暖点的图  

(有点虐是怎么回事

王国地址【http://poobbs.com/p32267519228489】

竹马青梅

小天策随着师父去藏剑山庄拜会。
师父进去和庄主商量事情,自己蹲在门口没啥事做,扣扣门框的银雕龙,戳戳栏杆的狮子头。
突然想起白日里路过山野林里摘的梅子,伸手在口袋里摸索一遭,尝了一口,
“呸。”
一扭头就瞥见了柱子后面的小藏剑,眼睛眨巴眨巴。
肚里坏水一阵翻涌,朝小藏剑招了招手。

“请你吃梅子!”眼神真挚无比。

小藏剑也只当这如山庄里日常所啖一般,拿起来咬了一大口。

这一口着实,实诚。

本来玲珑剔透的小人看上去就像刚出笼梯的包子。

小天策见状,笑的蹲到了地上,看样子还想滚上一滚。

小藏剑明白过来被人戏弄了,就着啃了一半的梅子就朝小天策扔了过去。

不想他抽身躲过了。

眯着眼睛做着丑相的脸怎么看怎么惹人生厌。

小藏剑当机立断,扯下腰坠,朝着那张脸就扔了过去。

“哎哟!”

================

两家大人闻声赶来看见的就是,眼睛通红,脑门通红的小天策。

直吸溜口水的小藏剑。

一时看不到,怎么就打起来了呢。

问及经过,以小孩子的表述能力,再算上大人的概括,
“我给他了个梅子吃,他就把玉佩扔我了。”

可能是送玉佩的手法不太对?


孺子可教。

============

师父我脑门真的很疼啊,师父你要是心疼我,我可以理解,怎么一副感动欲哭的表情呢?

偷偷看眼小藏剑,还在吸溜。

罢了,大人大量,不生他气了。

=========

小藏剑气鼓鼓的看着小天策。

今儿让我吃酸儿的仇,咱算结下了!


=========





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。
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。







林枫残忆。